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 网站检索
·检察日报社2016年招聘采编人员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度招聘人员笔试公告
·2014年检察日报社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2013年检察日报社招聘采编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微博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名牌专栏>>新闻眼
老实巴交的农民缘何沦为毒贩
时间:2018-06-28 14:48:00 作者:卢金增 贾伟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姚雯/漫画

  在山东省阳谷县,祖祖辈辈与土地打交道、老实巴交的农民臧万祥,原本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外出务工,大女儿在省城教书,小女儿在县城上学,怎知“留守”在家的他稀里糊涂因吸毒陷入罪恶深渊。

  2017年12月,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审理后认定,被告人臧万祥贩卖甲基苯丙胺41克、甲卡西酮5554.76克,一审以贩卖毒品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5万元。一审宣判后,臧万祥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今年3月26日,山东省高级法院核准聊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

  今年6月15日,臧万祥的下线胡富林被潍坊市检察院以涉嫌贩卖毒品罪提起公诉。目前,此案尚在潍坊市中级法院审理阶段。

  为尝新鲜,“留守”父亲开始吸毒

  两年前的初夏,臧万祥在去地里干农活的路上,到一个小超市买香烟时,帮助邻居三哥捡起他包里掉出来的“小东西”。那是一个小包装的透明塑料袋,里面是白色固体,有粉末状,也有块状。“三哥,这是什么?”见臧万祥生疑,三哥赶紧拽着他的胳膊走出了小超市,并悄悄地说:“这里面装的是‘筋’。”

  臧万祥紧接着问道:“这是什么,好吸不?”三哥神秘地笑了笑说:“当然好吸。”他当场送给臧万祥一个盛有白色固体的小塑料袋,说是让“试吸”一下。两人分别前,三哥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联系方式,还留下了用于吸食“筋”的工具。臧万祥觉得好奇,就将这些悉数揣进裤兜。

  农村的夜里,四周一片寂静,臧万祥开始研究三哥送他的“礼物”,一时紧张得连心跳都能听得见。怀着好奇的心情,他轻轻地吸了一口。从此,他的人生与毒品产生了联系,并一发不可收拾。

  臧万祥不知道,他吸食的“筋”,化学名称为甲卡西酮,别名“丧尸药”,是一种新型毒品。甲卡西酮是苯丙胺的一种类似物,具有极强的兴奋迷幻效果,吸食后会导致毒品依赖,过量吸食会造成不可逆的永久脑部损伤或死亡。

  担心家人发现,他度日如年

  远在新疆的妻子万万没有想到,臧万祥已经染上了毒瘾。为了不让妻子担心,臧万祥给妻子打电话时聊起的都是邻居的家长里短,从未涉及吸毒的事。随着年关一步步逼近,臧万祥慌了,因为妻子和女儿都要回家过年。他也想戒掉毒品不再触碰,但是每一次下定决心后,又控制不住地去吸食。臧万祥将毒品和工具放在卧室的抽屉里并上了锁,以为忍住春节假期几天,不让妻子女儿知道,就可以“万事大吉”。

  妻子、女儿如期回家过年,细心的妻子发现臧万祥的神情远非从前,整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甚至在聊天的时候也心不在焉。春节期间,臧万祥整天躲在卧室里不愿见人。妻子看到桌子上那个玻璃管状的东西后询问,臧万祥慌忙用谎话圆了过去。

  这年的春节,对臧万祥来讲度日如年,没有人知道,忍住日渐发作的毒瘾,瞒住共同生活的妻子,是多么的辛苦。春节过后,两个女儿分别回到自己的岗位和学校,妻子继续远赴新疆务工,臧万祥便又开始新一轮的吸食。

  发现商机,大量买进

  很快,先前的毒品被臧万祥吸食一空,不小的支出让臧万祥的腰包渐渐干瘪。每次零星地购进毒品,总让臧万祥觉得不划算,一个念头因而从脑海中闪过:三哥能卖,我也能卖,这样不仅能够供应自己吸食,说不定还能挣点钱。

  然后,臧万祥给三哥打电话,三哥像往常一样说:“我把一小包‘筋’放在老地方,你去拿。”臧万祥愣了愣,问:“我这回想多买点,不知道能不能便宜?”三哥在电话里笑了一声:“你还能买多少?”臧万祥壮起胆子,怯生生地说:“10斤,怎么样?”电话那头的三哥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有想过,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也会如他一样,走上贩卖毒品的道路。在利益的驱使下,三哥答应了臧万祥,并称如果他能买10斤,给他算优惠一些,额外再送点“好东西”。而这个所谓的“好东西”,就是纯度更高的毒品冰毒,学名甲基苯丙胺。

  两天后,三哥成功筹到了5.5公斤多的甲卡西酮,于是打电话给臧万祥,两人进行交易。

  回到家后,臧万祥将5.5公斤多的甲卡西酮、41克的冰毒秘密藏了起来,伺机寻找贩卖商机。

  倒垃圾路上偶遇大买家

  有一天,臧万祥吸食完毒品后,收拾了一下家里的卫生,然后用小推车推着垃圾,准备去街上倒掉。从胡同口拐弯的时候,一辆轿车刹车不及时,险些将臧万祥的小推车撞翻在地,轿车上的人赶紧下车,接连道歉,帮助臧万祥扶住小推车。轿车上的人在道歉的时候,发现臧万祥脸色不对,问臧万祥:“你是干什么的?”臧万祥没多想:“我就是个农民。”但对方一脸笃定:“你应该吸毒吧?”臧万祥满脸诧异,弱弱地回答道:“我吸食的是‘筋’。”对方满脸堆笑说:“我叫胡富林,就是倒卖‘筋’的,你是不是还有存货?”臧万祥没想到买主自己送上门来,于是将胡富林带到了自己的家里,给他看了看自己正在吸食的“筋”。胡富林当场吸了一点,要了臧万祥的电话后离开。

  几天后,胡富林打电话给臧万祥,张口便要购买毒品1公斤,并说价格不成问题。两人电话谈好数量和价格后,胡富林拿着现金到臧万祥家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胡富林走后,臧万祥清点着手中的人民币,第一次体会到用毒品挣钱的乐趣。但是,他从未想过,正是这样,他亲手将自己一步步推向犯罪的深渊。

  隔了几天,胡富林又给臧万祥打电话要“筋”,电话里约好要2.5公斤,臧万祥看到胡富林的销路这么好,顺势水涨船高,虚抬了一下价格,胡富林没有讲价,很快就同意了。同上次一样,胡富林上午来到臧万祥的家中,依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这样,臧万祥贩卖毒品的数量已经达到了3.5公斤之多,已属毒品犯罪中的大案。

  第三次交易,人赃并获

  就在第二次交易毒品的当天晚上,胡富林又打电话给臧万祥,说再要2.5公斤。已经尝到甜头的臧万祥丝毫没感觉出任何异样,满口答应,让胡富林过来拿货,将家里剩余的2公斤再卖给胡富林。臧万祥没有想到,跟随胡富林一起来拿货的,还有荷枪实弹的警察。

  原来,这天上午胡富林拿着2.5公斤毒品走后,驾车经过收费站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警察在车内搜查出了刚刚购买的毒品。胡富林交代了自己在臧万祥处购买毒品并予以贩卖的事实。随后,公安机关让胡富林给臧万祥打电话,假称再次购买毒品。

  当天晚上11时许,臧万祥在接到胡富林的电话后,出门给他送毒品。当发现胡富林从一辆他没有见过的商务车上下来,紧跟着胡富林的还有一群人,他感觉情形不对,丢掉毒品就往西边树林跑,仍被抓获。

  由于臧万祥无法准确供述“三哥”的真实身份及联系方式,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其全力追捕。

  毒品犯罪向农村蔓延,不容小视

  公安机关将该案移送审查起诉后,聊城市检察院以涉嫌贩卖毒品罪对臧万祥提起公诉,该市中级法院以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上的臧万祥声泪俱下,后悔不已。聊城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臧万祥在侦查阶段多次供述自己购买甲卡西酮的目的是为了贩卖挣钱;涉案甲卡西酮多达5.5公斤,数量远远超过正常吸食所需数量,且实际卖出和准备卖出数量达5554.76克;另外,在臧万祥家中扣押的甲卡西酮、甲基苯丙胺并非臧万祥为他人保管、为他人窝藏、捡拾或者用于治病的毒品,应当认定为其贩卖的毒品。

  2017年12月,聊城市中级法院全部采纳检察机关的指控意见,对臧万祥作出了死缓的判决。今年3月26日,山东省高级法院核准聊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

  据资料显示,近三年来,山东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涉及毒品犯罪案件,涉案人员为农民身份的约占40%,且呈逐年上升趋势。缘何涉毒犯罪会在农村蔓延开来,究其根本就是因为广阔农村有着更广泛的吸毒、贩毒市场。山东省戒毒所提供的一份今年5月吸毒贩毒人员收治情况分析材料显示,按照地区分布,农村户籍所占比例超过城市,占比高达65%,其中有半数以上是在不知情、被诱惑的情况下被动吸毒,久而久之走上贩毒的不归路,且大多数人文化层次低,缺乏对毒品危害的认识。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表示,毒品犯罪向农村大肆蔓延,不容小视。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大禁毒宣传力度,从源头预防和遏制农村毒品犯罪。由于对毒品危害认识不足,缺少健康的消费观,一些农民容易把消费毒品作为“有脸面”的表现,结果造成歪风流传。而一旦吸毒成瘾,极易陷入以贩养吸的恶性循环。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丰富农村人口的业余文化生活。随着农村地区生活水平的提高,有的农民出现精神空虚的情况,为追求刺激而吸食毒品,走上不归之路。因此,提高农村人口文化修养迫在眉睫。

[责任编辑:刘蕊]
Copyright © 2013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