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 网站检索
·检察日报社2016年招聘采编人员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度招聘人员笔试公告
·2014年检察日报社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2013年检察日报社招聘采编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微博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名牌专栏>>新闻眼
“微商”自产减肥药敛财千万
时间:2018-02-23 14:10:00 作者:卢金增 徐晓彤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田粟/漫画

  【原标题:“微商”自产减肥药敛财千万--山东济宁:19名生产、销售假药被告人悉数获刑】

  近几年,“微商”发展势头迅猛,手机微信“朋友圈”里充斥着五花八门的微商产品。在高额回报的诱惑下,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这个新兴行业,很快成为了一些不法分子攫取非法利益的工具。近日,山东省济宁市中级法院对19名被告人作出终审判决,以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逯欢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300万元;以生产假药罪判处邓贺武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万元;以销售假药罪判处马嘉艺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60万元。其他16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一年至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2万元至30万元不等。

  服用减肥药后身体不适,药检显示含有违禁品

  2016年3月初,济宁市民王女士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好友阚利红在售卖一款号称纯中药的减肥产品,她便花了2400元买了10盒,也想从事微商生意赚点小钱。本着做一位良心销售的心理,王女士首先尝试服用了该减肥胶囊,结果却让她头晕目眩差点进了医院,心有余悸的她带着减肥胶囊到济宁高新区公安分局报了案。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高度重视,立刻将这款减肥产品送检,经验定,该减肥胶囊含有国家明令禁止在国内生产和销售的西布曲明成分,被认定为假药。

  2016年5月13日,济宁高新区公安分局对这起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展开侦查。经查,发现此案涉及多省多地,各地警方通力合作,相继抓获并刑事拘留了主要犯罪嫌疑人19人。

  到案的19人均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逯欢归案时只有23岁,但正是经过她的统筹安排,假药从生产制造到销售形成了一条有组织有规模的利益链条。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在提审时,逯欢表现出了极大的悔意。就如她曾与其代理马嘉艺微信聊天中所说的一样:“有一天小船翻了,我的罪孽可比你重太多。”明知自己在做触犯法律的事,可一旦见到好处,收手就太难了。

  不满微商微利,自创所谓“品牌”

  据逯欢供述,2015年,她曾在一个专卖某品牌减肥药的微信群里做代理,后来这款减肥药缺货没有再销售,她便退群不再代理该品牌的产品了。闲在家的她没事就开始钻研怎样能够“赚大钱”,因为做微商积累了一些经验和人脉,逯欢敏感地嗅到了微商销售中存在的巨大商机,但她不满足于赚取中间差价这微薄的利润,于是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决定自创品牌进行销售。

  由于之前做过减肥药的微商代理,逯欢深谙这一产品的市场需求之广大,并且手头上还有很多现成的客户,于是她决定从熟悉的减肥产品做起。2015年10月起,逯欢编造生产厂家,仿造之前代理的减肥药外观,从网上找人设计外包装、药品说明书后,发给通过网上联系的从事印刷包装业务的广东厂商洪伟,由他负责产品的包装。之后逯欢又从网上联系邓贺武等人购买了大量的减肥胶囊,并要求其直接将减肥胶囊发货给洪伟。

  邓贺武找到了同乡帮忙配粉灌装加工生产胶囊,为达到减肥的效果,添加了虽有减肥作用但对人体健康具有明显危害的违禁品西布曲明。而另一边,洪伟印制好产品的外包装、药品说明书等物品,在网上购买了药瓶,将收到的减肥胶囊装瓶、包装,一条生产假药的完整流水线便形成了。

  减肥胶囊生产出来了,接下来便是让它迅速进入市场获取利益。听闻逯欢摇身一变成为了“品牌创始人”,马嘉艺便主动提出做“总监”级代理帮其开拓市场。因为这款减肥胶囊从生产出来就是打着纯中药绿色减肥的噱头,宣称绝对无害无副作用,因此产品刚进入市场,就迎来了销售开门红,而马嘉艺的加入,更是让这个品牌很快风靡了“微商”圈。很多想依靠药物来减肥的顾客轻易相信了这些“微商”的广告宣传,一时间涌入大量订单。

  疯狂发展下线,半年敛财达千万

  据逯欢交代,刚开始的一些小成就并没有让她沾沾自喜,她认为自己的“事业”才刚刚起步,需要更多的渠道和方式去销售自己的减肥胶囊。为了扩大品牌影响力,同时增加销量,她按照之前微商经营的模式,建立了多个微信群在全国范围内招聘代理下线,并以银行转账、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汇款等方式来结算货款。为了保证利润和销量,逯欢在微信代理群中建立了等级森严的规章制度,根据拿货量的不同,代理分为“总监”“特级”“一级”“二级”“三级”“特约”六个级别,每个级别的代理价格均不同,但减肥胶囊的零售价采取全国统一定价。这样一来,其靠着发展下线,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同时,马嘉艺作为“总监”级别的代理,也开始疯狂地建立微信群发展下线,很快,“马嘉艺团队”就成为了减肥胶囊销售的主力军,这层层交织的团队下线,形成了一个遍布全国的庞大网络。随着药物的销量增长,越来越多的顾客向代理反映在吃完胶囊后出现了口干、失眠、胃酸、头晕、便秘及身体各种不适的症状,更有甚者直接被送进了医院。作为金字塔尖上的逯欢等人有些慌了,但为了谋取利益,他们并没有就此收手。逯欢伙同几个“总监”级代理开始现身进行大规模的“辟谣”,在明知产品有问题的情况下,一方面私下用退款来安抚小部分情况严重的顾客,一方面又大肆宣扬自己产品中的一些中药成分会造成口干这类现象,对于等级较低的代理在询问到产品是否有国家药检等相关证件时,她一致回应都在办理中,并坚称减肥胶囊是食品级药品,可以不用备案直接在微信销售。

  逯欢深知纸包不住火,如果不快点作出调整事情迟早会败露。这期间她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是私底下找到了马嘉艺商量不做药品改卖减肥果汁的事情,并直言做果汁就是为了跟“药”撇清关系。但马嘉艺在外界的质疑声中并没有意识到“风暴”很快就要来临了。第二件事便是去质问邓贺武为何减肥胶囊的副作用越来越大,她说:“现在有一个女教师吃了吐了一天,自己去了医院,医生说缺钾是因为减肥药,这下不得了,要赔钱。”邓贺武便要求将这批货下了,退回包装厂把散粒胶囊给他。但当时90万粒的减肥胶囊已经全数卖光。

  本以为这场质疑风波很快就能过去,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嘉艺团队的下线阚利红的微商生意引起了王女士的注意,最终在王女士亲身试用药品后出现不适并选择了报案,一切才东窗事发。而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内,逯欢、马嘉艺等人通过发展下线销售假药已敛财近千万元。

  一粒小小的减肥胶囊,牵扯出背后从生产到销售的19名犯罪嫌疑人。2016年5月,济宁高新区检察院依法相继对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的多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经高新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10月16日,济宁高新区法院对逯欢等19名被告人以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作出一审判决,逯欢、邓贺武、马嘉艺等4名被告人各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其他15名被告人被判处一年至七年不等刑罚。一审宣判后,逯欢等人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

  2017年1月15日,经济宁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对逯欢等19人生产、销售假药案依法作出终审判决,减轻了部分罚金刑和个别从犯的主刑,其余维持了一审判决。这起波及范围广、涉案金额众多、影响极其恶劣的造假售假案最终告一段落。

  承办此案的济宁高新区检察院检察官朱新庆表示,在此案件的背后,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拥有敏锐商业头脑的年轻女子在金钱的利诱下跌入贪欲的漩涡,最终与高墙铁窗为伴的故事。从事微商活动,应以诚为本,勿动任何歪念,否则很可能会走上违法犯罪道路。同时作为普通的消费者,应提高甄别市场上商品真伪的能力,不要轻易听信他人之言;一旦出现损失,更应学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身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刘蕊]
Copyright © 2013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