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名牌专栏>>法治三维
“组团”夜盗废旧钢铁
时间:2014-10-27 14:03:00 作者:吴贻伙 曾莉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姚雯/漫画

  【原标题:“组团”夜盗废旧钢铁--芜湖弋江区:一起抗诉案获改判】

  本报讯(记者吴贻伙 通讯员曾莉)近日,安徽省芜湖市弋江区检察院收到由该院提出抗诉的吴传斌、周小兵等22名被告人盗窃,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一案的终审判决书。终审判决全部采纳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不仅改变了原一审法院对案件的部分定性,而且在量刑上对大多数被告人都相应地增加了刑期,并处罚金。

  据介绍,这是一起内外勾结的特大团伙共同犯罪案件。案发前,被告人吴传斌系芜湖新兴铸管厂驾驶员,徐继伟等9人是新兴铸管厂工人,锁利锋、王朝忠是新兴铸管厂保安,而周小兵等7人都是在芜湖市弋江运输公司搞运输的,李文东等3人都是从事个体废品回收业务的。

  检察机关指控称,2011年5月至2012年11月间,吴传斌、周小兵与尹圣(另案处理)合谋,在新兴铸管厂内组织企业职工徐继伟等人,从不同的车间仓库窃取废旧钢铁,由周小兵安排社会上的货车司机负责运输销赃。各被告人分工协作,各负其责,先后16次盗窃新兴铸管厂废钢铁,然后卖给李文东、陈卫英、陶荣富等3人,涉案金额近100万元。其中,吴传斌参与盗窃16次,盗窃财物价值95万余元;周小兵参与盗窃14次,盗窃财物价值67万余元。李文东等3人明知是犯罪所得赃物而予以收购,李文东、陈卫英收购赃物价值47万余元,陶荣富收购赃物价值50万余元。

  检察机关认为,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吴传斌、周小兵等19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在盗窃共同犯罪中,吴传斌、周小兵二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王朝忠等17人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同时,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李文东等3人的刑事责任,其中李文东、陈卫英二人属共同犯罪,陶荣富在缓刑考验期内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

  2014年5月15日,芜湖市弋江区法院就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该判决对检察机关指控吴传斌等19人的主要犯罪事实、共同犯罪属性以及李文东等3人的罪名予以确认,但却对吴传斌等19人窃取新兴铸管厂财物的行为定性为职务侵占罪。

  一审法院认为,在起诉书所指控的16起窃取新兴铸管厂财物的事实中,均有该厂员工包括保安锁利峰和王朝忠的参与,而且,按组织者吴传斌或周小兵的要求,这些职工均是当班在岗职工,利用各自职务上的便利实现窃取废钢的目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贪污、职务侵占案件如何认定共同犯罪几个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一审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吴传斌有期徒刑七年零二个月,判处周小兵有期徒刑六年零十个月,判处王朝忠等17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五年至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缓刑二年不等的刑期。李文东、陈卫英、陶荣富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均被判刑,并处罚金。

  一审宣判后,吴传斌等5名被告人提出上诉。弋江区检察院经过审查,以一审判决定性错误且量刑畸轻为由提出抗诉。经审理,芜湖市中级法院最后作出终审判决,决定维持原一审判决对陶荣富、李文东的定罪及量刑,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陈卫英宣告缓刑。同时,撤销其他相关判决事项,以盗窃罪改判吴传斌、周小兵有期徒刑十年,分别并处罚金10万元、8万元。对王朝忠等17名被告人也以盗窃罪定罪判刑,且全部并处罚金,除3人被维持或者减轻原处罚外,其余14人全部被加重了刑期。

  检察官说法:

  此案承办人、芜湖市弋江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陈烨在阐述抗诉理由时指出,原一审判决对吴传斌等19人窃取新兴铸管厂财物的行为认定为职务侵占罪,属定性错误。这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分析认定。

  首先,本案的主犯吴传斌是新兴铸管厂的一名驾驶员,周小兵不是该厂员工,二人对新兴铸管厂的废旧钢材均不负有主管、管理、经手的权力。其次,当班在岗的保安锁利峰、王朝忠二人虽然负有保护新兴铸管厂财物安全的职责,但该厂并没有赋予他们任何主管、管理、经手公司财物的权力,他们的身份因此不符合职务侵占罪构成要件所要求的利用主管、管理、经手公司财物的便利,而是利用自己对出厂货物可以放行的工作便利,帮助吴传斌、周小兵等人完成了盗窃厂里财物的行为。第三,被告人徐继伟等9人虽然是新兴铸管厂的职工,但上述各被告人参与盗窃行为均是按照主犯吴传斌或周小兵的要求,在各自当班时间对吴传斌等人盗运废旧钢铁提供驾驶等搬运方面的帮助。最后,本案中所有的盗运行为均是各被告人有意识地安排在深夜或凌晨等非正常上班时间,此情节亦证实仅凭涉案各被告人的所谓职务行为无法完成对厂里财物的侵占,而选择深夜也反映出其盗运行为的“秘密性”,符合盗窃罪的“秘密窃取”特征。

  所以,被告人吴传斌、周小兵等人有组织地盗运新兴铸管厂内部废旧钢铁的行为,实际上是利用其各自身份对工作环境的熟悉程度形成的便利条件,属于利用“工作之便”实施盗窃行为,而非利用“职务之便”,应当以盗窃罪追究上述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刘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