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读者俱乐部>>会员展示
李英燕:修 鞋
时间:2015-02-15 16:10:00 作者: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因为三八节放半天假,今天下午我到街上修鞋。

  来到大寺南街,因为长年在此,路北有两个修鞋人看着面熟,其中一人摊前正有客人,我便向另一人走去。

  我要修的皮鞋,鞋跟已经磨损得厉害,露出了钢钉模样,走路咔嗒作响。我问这鞋好不好修,他说把钢钉割平再粘上个鞋跟就行,两只五块钱。我见说得轻松答应让他修。

  先修右只,只见这人拿出钢锯条开始割钢钉,鞋跟朝外割几下,朝里割几下,放在修鞋的铁架上割几下,又放在腿上割几下,我那可怜的鞋子在他手里怎么看怎么别扭。经过半个小时的折腾,终于割得差不多了,然后用钳子一会儿夹一会儿拧,终究还是不行。他便招呼另一个面熟的人给我夹钢钉,他本人则给我割左脚鞋子的钢钉。

  来到另一熟人摊前,只见这人用螺丝刀顶在钢钉上、用锤子敲,又用老虎钳往外夹,三两下就把钢钉拔出来了,然后打木楔、割好鞋跟用小钉子钉上,再用锤子敲平整,不过几分钟就把右脚鞋修好了。期间我自然地说起这个人修得快,对方也打开话茬,说他俩是兄弟,他已经修鞋二十五年了,他哥哥修鞋时间更长,只是有时候干干建筑。

  我又回来等着修左脚上的鞋,正见他带着钢钉要往上粘鞋跟,我立马阻止他说“你这样鞋跟不很容易掉下来吗?刚才那只钢钉很容易就拔出来了”。于是他又用钢锯条割钢钉,又是一轮这样割几下那样割几下,用钳子这样夹夹那样拧拧,拿来弟弟的老虎钳继续,终于拔出了钢钉。接下来打木楔、抹胶、钉鞋跟,找合适的钉子,钉上了又拆下鞋跟,又抹胶、夹薄皮夹层、钉鞋跟、敲钉子。前后足足折腾了一个半小时。期间,我好几次都想说“钱给你,我让别人去修行吗”,可看到他四十多岁了还在为这几块钱辛苦的样子,真不忍心伤他的自尊,于是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同样看在眼里的还有两边摆摊的人,一个小伙子说“我都快气死了”,一个小媳妇说“都磨了一个小时了……”

  修完回来,左脚走路还是有响声,脱下一看,左脚鞋子的钉子与鞋跟是平着的,而右鞋的钉子却是凹进去一些的。

  同样是修鞋多年,为什么一个修得又快又好,而另一个却是又慢又差呢?

  其实我们从事检察工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同样办案,有的人办得快质量又高,而有的人却是磨磨蹭蹭,质量也不甚过关。不同的是,我可以选择由谁为我修鞋,而当事人却毫无选择的权利。我今天选择了他,最多是我的鞋子吃了亏,浪费了我的时间,而当事人碰到了后一种办案人,又要承担怎样的后果呢?当然,处于两者之间的,还有一类人,效率虽然低了点,质量还是蛮高的,我想我们大多数人应该属于此类,只要不违法超期限,当事人还是可以接受的。

  今天为我修鞋的人足可谓认真、卖力,不但没赢得褒奖,反而失去了客户。我们从事检察工作尤其办案,只有认真、负责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通过学习更多理论知识、研究更多指导案例丰富自己的头脑,练就自己突破案件找准侦查方向、准确把握案件事实、缜密分析案件证据、依法准确定性、合理建议量刑的能力,办案中才能应对自如,提高效率,确保质量。只有如此,我们才可能超越自己,从多数的第三类人跨入第一类人的行列。

[责任编辑:刘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