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读者俱乐部>>会员展示
郭秀峰:落寞的油茶林
时间:2014-10-16 14:10:00 作者: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我的老家衡阳常宁,因盛产茶油而号称中国油茶之乡。近年来,随着一些外地客商到常宁投资开发油茶,老家的油茶产业越做越大,名气越来越响亮,而生我养我的那个小山村因不是油茶主产地,山前山后连绵起伏的油茶林却显得日益落寞了。

  上周末,我回了一趟老家,屋前屋后的山上油茶花盛开了,一群群,一簇簇的白花点缀在群山之中,像漫天的繁星,又像是长河中的一朵朵白色的浪花,煞是好看。去池塘边提水时,几株靠近路边的油茶树上满树点缀着白色花瓣、黄色花蕊的油茶花,散发着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几只蜜蜂在花丛中忙着采蜜,走近轻轻拨开几朵油茶花,发现里面贮满了浓浓的花蜜,甚至有几朵花的花蜜已经溢出流了出来。见此情景,遂找来两根欲邀请隔壁邻居的外孙铁娃一起喝花蜜,铁娃在吸了靠路边的油茶树上几朵油茶花花蜜后,连呼好吃。当我欲叫他一起上山采集油茶花蜜喝时,却发现上山的路已长满一人多深的野草、荆棘,只好放弃上山的念头。铁娃告诉我,他到他外公家三年多了,却从来没有吃过油茶花花蜜,山上荆棘、野草丛生,岂止是铁娃这样的小孩就是大人,一年到头要不是上山摘油茶也一般不会上山去,甚至油茶少的人家,到了油茶采摘季节也懒得上山去。老家的油茶林显得越发落寞了。

  在我记忆中,以前的油茶林不是这样的。自儿时记事时起,一年四季,老家屋前屋后的油茶林中都活跃着大人、小孩的身影。暮春时节,清明前后,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成群结伴去山上摘茶耳片和茶树苞吃,有时候,运气好的话还会从草丛中捡到一窝野鸡蛋或者采到一些茶树菇带回家。入夏后,山上各种草开始疯长,而四周田间地头长满了庄稼,大人们便会让各家小孩将牛赶到油茶林中去,我们便将牛赶到一块稍大的草地上,然后三五个人坐在一棵较大的油茶树底下或谈天说地或带上两副扑克玩升级,夕阳西下,牛吃饱喝足后,玩兴未尽的小孩们一边赶着各自的牛去牛栏一边跟伙伴们约定来日继续再战。入秋,寒露过后,村里的大人小孩们提篮挑担来到各自的责任山上采摘油茶,一些淘气的小伙伴们还会在山中间窜来窜去,互相炫耀着自家油茶果比对方家又大又多,油茶采摘完了后,一些年纪稍大的小孩会跟着大人上山捡茶籽,以便家里能多榨点茶油换钱贴补家用。入冬后,一些小伙伴们会结伴上山捡拾枯死的茶树枝,运气好的时候若能发现一两株枯死的油茶树便会叫各自的父母上山帮忙砍回家,那样过年时自家做豆腐、炒年货用的柴火便有了着落了。油茶林中,更不乏大人的身影,因老家当时人多,一年四季各家需要的柴禾比较多,甚至出现过多次两家为对方砍了自己责任田埂上的柴草而打架流血事件,为解决烧柴问题,大人们除了选择到离家十几里路远的集体林场打柴外,便是在各自责任山中勤劳地收集树上掉下的枯枝败叶或枯死的油茶果。所以,儿时的油茶林中,几乎一年四季,油茶树下都是像梳子梳理过一样干净。

  而今,昔日的玩伴成年后均像我一样远赴他乡,爷爷奶奶辈多已作古,叔叔婶娘们也大多去了外地打工,在家留守的多半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一些上好的水田被抛荒,甚至一些人家昔日的晒谷坪都长满了野草,更不用指望大人们还有那么多心力去清理油茶林中的野草。如此,家乡的油茶林像沉寂的村庄一样显得愈发地落寞。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再次进入了家乡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油茶林。梦醒后,我终于明白,那个昔日给人带来无穷欢乐的油茶林连同生机勃发、欢乐祥和的村庄再也不会存在了。

  作者单位:湖南醴陵市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刘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