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 网站检索
·检察日报社2016年招聘采编人员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度招聘人员笔试公告
·2014年检察日报社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2013年检察日报社招聘采编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微博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读者俱乐部>>读者园地
父亲,一座永远矗立在女儿心中的丰碑
时间:2016-11-01 17:02:00 作者:闫佳楠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有人说过,人生的不幸莫过于失去生命与健康,人生的遗憾莫过于失去青春和理想,人生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我人生最大的痛苦凝聚在1999年7月20日。这一天,我的心在痛苦中滴血,我的灵魂在厄运前挣扎,我情感的天空没有一丝阳光,我几乎失去了生命赖以存在的根基。这天凌晨,父亲突发急症后两个小时便匆匆地走了。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一如既往,绝不去讨扰别人,包括自己的子女,竟使女儿因未来得及在病榻前尽孝道而饮痛不已。父亲的突然辞世,使我痛失了一位亲人,一位朋友,更痛失了一位导师,一位楷模。

  父亲王景春,黑龙江省兰西县康荣乡人,5岁丧母,7岁失父,投奔舅父家,靠一贫如洗、目不识丁、20几岁就守寡的姥姥抚养,吃村里百家饭长大。大跃进时代,他带着全村唯一一名大学生的光荣与骄傲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建筑系。据他讲,依他当时的考试成绩,完全可以去清华、北大,而他那多年相依为命的姥姥舍不得他,老泪纵横地哀求他不要走太远,就这样,难以割舍的亲情左右了父亲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上大学后,每逢周末,父亲都早早地离开学校,一路小跑地往兰西奔。从哈工大到康荣乡足有七、八十公里,那时没有公共车,即便有车也没钱坐,靠着自己坚实的双脚和那股神奇的思亲力量,父亲每次都是连走带跑十几个小时到家,和姥姥匆匆见上一面,便又一路小跑地返回学校。他告诉我,每当他孤单一人经过荒草没人、乌鸦怪叫的坟地时,总感觉象有什么东西在追他,每次都是毛骨悚然地拚命跑过那片片必经的恐怖地带,大汗淋漓地跑到家重重地敲打姥姥家那扇破门,用尽全身的气力喊姥姥开门。寒来暑往,风雨无阻,父亲就这样整整坚持了4年。大学毕业后,父亲到七台河市工作,不久便将年迈的姥姥接到身边,并悉心照料,直到有一天,80多岁的姥姥安详地离开人世。也许是这份亲情熏陶的感染、升华,在以后的岁月里父亲始终执着地热爱事业、善待同志,珍惜家庭。

  八十年代,父亲走上了七台河市政府秘书长兼建委主任的领导岗位。一天,父亲下班回家,面露焦虑,原来是一个似曾相识的人递给他一个大信封说是有人捎的信,等他打开看时,里面竟是两万元人民币,而来人也没了踪影。在以后的几天里,父亲开始苦苦找寻送钱人。由于送钱人没有留下姓名、住址,找寻工作如大海捞针一样。十多天后,父亲终于打听到那人的姓名和单位,而这位建筑公司经理刚刚坐上火车回家。父亲当即驱车30公里,在下一个停车站通过广播找到了送钱人,那位经理坦言,不留姓名就是感谢王秘书长做事公道,不图下次关照。面对着父亲的真诚与执着,送钱人感动的哭了,而父亲却安心的笑了。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常常看到类似的事情,一次又一次,不计其数。

  八八年前后,提拔父亲任七台河市副市长的呼声很高,而当时尽管父亲身为秘书长,可由于没有负责城建的副市长,全市城建口的十几个处级单位都归他管,他实际上在行使着副市长的权力。在以后的连续几年里,七台河市都将他作为副市长人选上报,省里也年年来考核,并且考核的结果都非常好,但父亲依然年年是秘书长,不是副市长。有一次,父亲的几位同事在一起闲聊,其中一位不认识我的人念叨:“生命在于运动,当官在于活动,王景春坐在市长的椅子上等着别人找他当市长,别人主动要帮他到省里“活动”他都不肯,傻透了。”我赶紧把听到的话告诉父亲,谁料父亲却是淡淡一笑了之。父亲升任省环保局副局长后,当许多人向他祝贺时,我见他仍是淡淡一笑了之。

  我高中毕业后在家待业,以父亲当时的权力,为我安置一个象样的工作不是很难的。但父亲却没有那么做,而是鼓励我继续学习,自强自立。他不想滥用权力,也不希望他的孩子除了父亲那暂时的权力外,一无所有。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第二年参加法院招干考试和检察院招干考试,以名列全市前茅的优异成绩,同时被两院录取,我选择了法院,报到后还上了一天的班。但父亲认为法院权力大,而当时的检察院工作辛苦,社会地位也低,那里的工作环境更有利于我的锻炼成长,于是建议我放弃法院工作,就这样我走进了检察官的行列。

  父亲一生淡泊名利,公而忘私。他的为官信条是:为民服务,造福一方,荫及子孙。他常说,人生最值得欣慰的是,在他生命终止时,他所创造的一切,仍在泽被后世,造福人类。业绩与人品在人们心中的存在,将比肉体的存在远为久长。不论你是否愿意,身后总会留下一座碑的,只不过有的高,有的矮,有的当时被人发现,有的过后被人发现罢了。父亲没有说错,当他的生命戛然停止在62那个阿拉伯数字时,当我们为其个人生命如此短暂而扼腕痛惜时,却欣慰地发现,父亲的身后巍巍耸立着一座不朽的人生丰碑。

  走在七台河那座小煤城,你会惊喜地发现,这里的主要街道和哈尔滨市正在扩建的道路一样宽。而那正是父亲在十几年前力排众议,领导市政规划部门建设的结果。当七台河市新城区还是几万人的小城镇时,将主要街道宽度规划为70米所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近年来,咆哮的倭肯河慑于七台河市城区河堤的威力,再没敢越入市区一步。而那条护城大堤也是父亲当年力排众议,组织、领导并耗巨资修建的。

  常言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善于钻营的人往往急功近利将有限的资金全部用于立竿见影的政绩工程上,绝不为后任种树搭凉。而父亲思考问题从来都以人民为重、事业为重,个人的功名利碌从来都是身外之物,轻如鸿毛。如今,每当倭肯河发威时,便有人往我家打电话,感谢父亲当年领导修建的那座河堤,保护了城市。面对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再没人抱怨父亲当年领导修建的主干道浪费了。正是在此时此刻,人们才看到了父亲的胸怀,感受到父亲的英明。

  七台河市新兴区是座老城区,由于长期采煤,造成城区大面积塌陷,给城市建设和人民生活造成极大困难。正是父亲将人民群众的困难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在地方缺少资金无力解决困难的情况下,多次到国家有关部委,为民请命,为市争权,终于给七台河这座小煤城争取到每年4000多万元的煤矿塌陷区补偿费。这是我省唯一的一笔塌陷补偿费,它对七台河的市政建设和人民生活的改善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每次回七台河,看到日新月异的城市变化,我都自豪地想到父亲,这些变化中,应该有父亲的一份辛劳和一份收获吧。

  升任省环保局副局长后,父亲自知在任时间日短,更加勤奋工作。面对着松花江水和我省大气日益污染,人民群众身体状况日益受到威胁的现状,父亲痛心疾首,忧心如焚,亲自领导编报了《松花江污染防治项目建议书》,《黑龙江省大气污染防治项目建议书》和《松花江水质自动监测站建设项目建议书》,为我省领导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在我省财力紧张,难以对污染开展全面治理的情况下,父亲没有等、没有靠,而是积极投入到寻求国际合作工作中。在他的奔走呼号下,黑龙江省的松花江污染防治和大气污染防治等十一个项目被纳入到日本海外协力基金第四批援助项目中,总贷款额达105亿日元。争取到挪威政府的赠款1160万挪威克朗,用于松花江干流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四个城市的松花江水质自动监测站和全省环境检测信息系统的建设。争取到日本援助的价值为1000万人民币的大气自动分析监测仪器。目前,这些资金已经到位或正在到位,随着那些环保建设项目的兴建,我似乎看到了父亲生命的延续,感受到了人民对他的褒扬。他用业绩与人品铸造的人生丰碑,永无生命的终端。

  退休后,父亲拒绝了省环保局的反聘请求,他自知回去工作将对年轻同志的工作产生干扰。但他热爱生活,热爱环保事业,因而在家主动承担起收集环保工作信息,研究资料,为年轻同志担当助

  手的工作。他甘为人梯,乐于奉献的精神常使来家取材料的年轻同志感动不已。他向我们家人与亲友赠送布袋,提倡少用塑料袋,减

  少环境污染,让我们真实地感受到了一个老环保工作者不老的责任心。

  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生前他不轻易对我进行说教,但他的行为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教育着我。如今,当《常回家看看》的歌声响起的时候,我眼前便浮现出父亲当年步行百里回家看望姥姥的情景,自责当初是不是回家看看的次数少了些,警省自己今后应多回家看看。我的工作使我经常面对那些因贪污贿赂犯罪锒铛入狱的达官显贵,此时他们全没了当初的耀武扬威和神采飞扬,余下的只是无奈的叹息和漫长的囚禁生活。父亲一次次拒绝了那唾手可得的不洁之财,不为高升而投机钻营,一心为民,一心为事业。我忽然意识到他不正是因此而高大伟岸、堂堂正正吗?

  在为父亲收拾遗物时,我发现了他摘抄陶行知先生的一句话“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这也正是父亲一生的追求与实践。我从他生前对水晶球特殊的喜好中,忽然感悟出了几份道理,水晶球外表的晶莹剔透与一尘不染很美,但其内在的水纹精致与气象万千更美。父亲做事,深思熟虑,举重若轻,貌似平常,实为巨烈。难怪原省委书记孙维本书赠父亲:“山远疑无树,潮平似不流。”

  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我不得不面对这一不争的残酷现实。我哭父亲仅活62年,与我道别太早;我伤父亲行走匆忙,女儿未能尽孝;我悲父亲不曾准备,没有给女儿更多的教悔;我喜父亲用高尚品格、斐然业绩铸就的人生丰碑,永存人间。我愿化作一道彩虹,架起一座金桥,与父亲时时相见;我愿化作一缕春风,永伴父亲在天国;我愿化作一片森林,净化空气,造福人类,慰籍我父。

  父亲,您放心的走吧,尽管您没有给女儿留下物质财富,但您巨大的人格力量足以使女儿享用一生。女儿将追随您的信仰与追求,将象您一样淡泊名利、洁身自好,堂堂正正、真真切切地做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做事,永远做一个有益于人民、有益于社会的人。

  父亲,您放心的走吧,您是一座永远矗立在女儿心中的丰碑,您没有死,您的女儿、您的事业,都是您生命的延续,您永存人间。

[责任编辑:刘蕊]
Copyright © 2013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