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 网站检索
·检察日报社2016年招聘采编人员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社2015年度招聘人员笔试公告
·2014年检察日报社招聘工作人员面试公告
·2013年检察日报社招聘采编人员面试公告


检察日报微博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读者俱乐部>>读者园地
品《芙蓉镇》到著《芙蓉渡》
时间:2016-11-01 16:59:00 作者:郭照光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我与古华先生的《芙蓉镇》相识相知相依相恋相爱三十载了。

  在这不太漫长的岁月里我不清楚读过多少遍。但是《芙蓉镇》作品中塑造的胡玉音、秦书田、谷燕山、黎满庚、李国香、王秋赦等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仍旧在我记忆的影像册里栩栩如生、清晰可见:他们时而踽行,时而驻足,时而蹒跚,时而趔趄,时而恣悠,时而虾腰哭泣,时而仰天长笑,时而顿足捶胸,时而郁闷纠结,时而惶惑恐惧,时而满面春风,时而沮丧颓废,时而嬉笑怒骂,时而风和日丽,爱与恨缠绕、成与败交织,铸就了这部经典力作历久弥新的传奇与魅力;诠释了这部经典力作人性的底色和人性的味道。冥冥之中我时常被古华先生笔下人物命运而悲而泣,扼腕兴嗟,难以释怀;又时常被其笔下描绘出的美轮美奂的湘南——芙蓉镇的水乡画卷,风土人情所倾倒所吸引,所以我的耳畔时常能聆听到一只只一群群芙蓉镇灵性鸟在瑰丽无比的空域一声声啼鸣呢喃;我的鼻儿能闻到漫街弥散着的清醇

  醉人的倒缸酒、水酒婆酒香;我的嘴儿能吃到喷着沉香的红烧狗肉和米豆腐……

  在不断的阅读中,我发现每读一次都有颇丰的收获——这部经典不仅满足了我五官的需求,而且还安抚了我的心灵,慰藉了我的灵魂,疗理了我的神经。不仅如此,我还发现古华先生《芙蓉镇》每章每节每行每字里都能窥见他对艺术痴痴以求的身影,他借用虚构非真实载体追寻和揭示出真理的线索。还有就是从字里行间时不时蹿出的碧绿的火苗——创作的激情豪气,还有从语汇中彰显出来的大气象、大山川、大营造。

  我每读一次都被他那卓越的艺术才华感染而喜泪涟涟,也为有这样一位老乡文学前辈而引以为豪,也为自己志大才疏而羞愧难当。

  从高中起,我对文学有所喜好,到部队后这个喜好一直陪伴我,当我读到古华先生的《芙蓉镇》后我的心难以平静,对文学的喜好陡然拉升,于是我也尝试着写,第一篇小说《印象》被珠泉刊采用;1986年金秋,我将另篇习作和信寄给古华先生,半月后,古华先生回信——小说退回,一字未改动,他在信中告诫说:“文学是一项艰辛的事业,付出和回报不是成正比的,不象农人种地,有一份汗水就有一份收获。”古华先生的忠告让我不知所措,创作热情一天天见凉,但读书的劲头涛声依旧。

  部队转业到检察院后,我重新审视着古华先生寄给我的信,我悟出:文学创作付出一份汗水不会有一份收获,那么付出二份三份多份呢?我想一定会有收获的,悟出这个道理后,我创作的热忱重新被点燃,工作办案之余边读边写,稿件被报刊杂志采用,我的创作热度越来越高,2004年我的《聆听生命的箫声》一书出版。

  嗣之,我的文学梦进入一个活跃纷呈的桥段:2012年金秋,我随中国作协和省市县作协的同志到嘉禾县田心乡凌云村采风。凌云村的右岸由东向西的斜坡上散布了几百户人家。左岸较之平缓也有几十户人家,没有桥之前只靠渡船往返于两岸之间。左右两岸都有垂直的岩石,岩石之上居着人家,岩石之中长着芙蓉树等其他杂木。在众多的树木中有一棵大芙蓉树,它生长在一块已经松动的石头下面的缝隙间,称奇的是那棵树为了不让那颗松动的石头滚落到河水里,将树根延展到裸露的石头身上之后再扎入石头上沿的缝隙里,我判断这棵树这枚石以这种形态相依为命已有几十年了,它们相恋相爱,虽然它们不懂人间语汇,可它们传递着诠释着人间大爱,我痴痴地凝望着它们,我的心灵我的魂魄被他们那种境界那种风采感动、震撼、洗礼!不知不觉中我的眼儿潮乎乎的。

  岩石之下奔涌的河水,宛如嘉禾人心间流淌的血脉。

  它孕育了嘉禾丰厚的历史和人文,培育一代又一代为祖国为民族的前途命运奔走呼号,前赴后继,智勇双全的志士仁人;酿造出了远近闻名的倒缸酒,水酒婆;谱写出了脍炙人口的伴嫁歌;制作出了美味可口的凌云豆腐。

  船,悠悠荡荡,摇摇晃晃地爬伏在水面缓慢北去。我注意到头顶之上,瓦蓝色的苍穹之下不停地穿飞着各色灵鸟——天鹅、白鹭、水鸟等;这些鸟之下还腻飞在我们头顶之上不肯飞离的红蜻蜓、绿蜻蜓、黄蜻蜓;船的四周腾飞着各类大小鱼儿;空气中氤氲着芙蓉花和桂花的馨香味儿。这美妙的景致让我安泰怡然,如痴如醉,我也偷偷地把这些能撩动心扉的美景收藏在心灵的一角,权当日后创作用。

  我没有满足上述那些风物,我想这个如诗如画的凌云村一定会有让人震憾的传说或者什么故事,于是凑近了就在不远处矗在船头的船工。

  船工个儿不高,整个额头和脸面都被深浅不一或大或小或长或短的皱纹披挂着,所有的皱纹都绽着古铜的色调。

  我说明我的猎奇心后,这位上了岁数的船工整理思绪在记忆的长廊里摸索一阵后,他突然伸出右手说:“在那个悬崖之下有一只近5公里长、10多米高的洞穴,这只洞穴原来在河沿之上,20世纪建起水坝后,这只洞穴已被淹没,但是凌云村的老百姓没有忘记那只洞穴,因为它救过咱们老百姓的命啊!”

  说到这,船工戛然而止,过了一会他哽咽了起来。

  一阵安慰后,又续道:那是1945年元月的事,浩浩荡荡的日本鬼子跨过桂阳地界入侵到普满肖家田心,一路上日本鬼子烧杀抢夺,强奸民女,无恶不作,凌云村的百姓一听到日本鬼子要从田心凌云村的渡口经过,一个个惊恐不已,因为手无寸铁,于是每家每户拖家带口携着值点钱的家当连夜藏到那只洞穴,洞穴潮湿而阴森,湘南的元月特寒冷,有不少人被冻伤。为了不被日本鬼子发现,有奶孩的母亲怕婴儿哭出声来,只好用奶头塞住婴儿的嘴巴,塞进去后,母亲因困顿而睡去,第二天醒来时婴儿由于缺氧窒息身亡。日本鬼子经过凌云村时,耀武扬威对着咱百姓的房屋门洞、猪舍、芙蓉树开枪,那三八大盖发出的‘咔嘭咔嘭’的声音在洞穴避难的难民听得十分清晰,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

  在回程的路上,我的脑海就一直闪现出凌云村的画面和那位船工讲述的故事。我回想,应该还没有一位嘉禾籍作家写过这个题材的。于是我有了写一部嘉禾人民抗日爱国爱家乡的小说,小说虚拟的空间或者小说要描写的场景就选定在凌云村。那么小说的主人公是谁呢?当时心里没有数,但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这部小说主人公的原型!

  我马不停蹄到了嘉禾县档案局和县政协获得了相关的历史资料,让我对创作《芙蓉渡》这部长篇小说有了路数,但是开头用什么人称来写,让我十分头疼和备受煎熬。

  一个礼拜天的早晨5点,我似乎被小说中的主人公唤醒,紧随其后的不断有鲜活的人物出来与我谋面对话,突然我喊了一声:“有了!”我赶忙离开家,踏着黎明的雾霭,步行约40分钟来到办公室,我迅速展纸而书,一口气写下了《芙蓉渡》的前三章,由于开头很顺,往下写也都十分流畅,仅用4个月就完成了《芙蓉渡》这部40余万字的初稿。

  2013年12月长篇小说《芙蓉渡》被中国检察出版社出版而问世。

  (作者单位:湖南省嘉禾县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刘蕊]
Copyright © 2013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